Tel: (+86)10-60256167
Fax: (+86)10-60256167  轉805
E-mail: [email protected]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相關論文 >> 北京天壇醫院神經內科對急性腦梗死患者60例臨床觀察

字號:   

北京天壇醫院神經內科對急性腦梗死患者60例臨床觀察

瀏覽次數: 日期:2011年1月19日 14:19

經顱磁刺激對急性腦梗死患者運動功能的影響
北京天壇醫院-楊雅勤、刑德利、趙性泉、王擁軍、王保國

[摘要]目的:觀察經顱磁刺激(TMS)對急性腦梗死患者運動功能的康復療效。方法:60例急性腦梗死患者隨機分入實驗組和對照組各30例。兩組均進行常規藥物治療及康復訓練,實驗組加經顱磁刺激。按Fugl-Meyer評分(FMA)、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卒中量表(NIHSS)、barthel指數(BI)進行評定。結果:治療后兩組FMA 、NIHSS、 BI分校治療前改善(P<0.05),實驗組優于對照組(P<0.05)。結論:TMS有助于提高急性腦梗死患者的運動功能,提高日常生活能力,改善神經功能缺損。
[關鍵詞]經顱磁刺激:急性腦梗死;運動功能
  腦血管病多遺留有不同程度的功能障礙,嚴重影響了患者的各項功能。近年來有一些新的康復訓練方法及儀器應用于腦血管患者的康復訓練。本研究探討經顱磁刺激(TMS)對急性腦梗死患者的康復療效,即對運動功能、日常生活能力及神經功能改善的影響。
資料與方法
1.1研究對象
  選用北京天壇醫院神經內科2004年8月-12月住院腦梗死患者60人,隨機分為實驗組和對照組各30人。所有患者均為右利手。實驗組男17例,女13例,平均年齡(60.5±12.7)歲,發病至參與研究時間平均(7.7±4.8)d;梗死部位:基底節區14例,側腦室旁11例,腦葉5例;卒中危險因素:高血壓15例,糖尿病7例,卒中家族史5例,吸煙15例,飲酒7例,高血脂癥13例,高同型半胱氨酸血癥6例。對照組男19例,女11例,平均年齡(61.0±8.9)歲,發病至參與研究時間平均(10.2±7.4)d;梗死部位:基底節區16例,側腦室旁10例,腦葉4例;卒中危險因素:高血壓19例,糖尿病5例,卒中家族史7例,吸煙15例,飲酒8例,高血脂癥10例,高同型半胱氨酸血癥4例。兩組之間在性別、年齡、病程等方面均無顯著性差異(P>0.05)。                             
入選標準:(1)頸內動脈系統腦梗死,經CT或MRI證實診斷;(2)初次發病或雖既往有發作但未遺留神經功能障礙;(3)年齡在75歲以下;(4)Glasgow昏迷量表評分大于8分;(5)血壓經控制在150/90mmHg(1mmHg=0.133kPa以下)以下。
排除標準:(1)各種類型的腦出血、SAH及TIA患者;(2)病情惡化,出現新的腦梗死或繼發腦出血;(3)有癲癇發作病史;(4)心、肝、肺、腎等重要臟器功能減退或衰竭;(5)嚴重認知及交流障礙而不能進行訓練;(6)體內有金屬異物的患者。
1.2治療方法  
  兩組均進行腦卒中常規藥物治療及康復訓練,實驗組加做經顱磁刺激治療。選用北京華星康泰科技發展有限公司研制的磁刺激腦病康復治療儀,按廠家提供的治療操作方法將磁刺激治療帽戴在患者頭上,磁感應強度(14±4)mT,刺激頻率50Hz(誤差:±2%),每次20min/單元,10單元為1療程,共進行2療程。
1.3評價方法  
  實驗前后各進行1次評價,由專人完成。評價人對患者的訓練情況及組別不知情。
  評價指標包括fugl-Meyer評分(FMA)上肢及下肢部分、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卒中量表(NIHSS)、Bar-thel指數。
1.4統計學方法  
  采用SPSS for Window10.0統計軟件包進行兩獨立樣本及配對雙側t檢驗,檢驗水準α=0.05。
結  果:
  兩組患者均未出現明顯的副作用,有少數患者曾訴輕微頭痛或頭暈,很快適應。所有患者均未因磁刺激而誘發癲癇發作或腦出血。
兩組患者實驗前FMI、NIHSS、BI評分等均無顯著差異(p>0.05)。治療后兩組FMA、NIHSS、BI評分均有改善(P<0.05-0.001),但實驗組較對照組改善更明顯(P<0.05-0.001),見表1-表3。

表1.實驗組與對照組治療前后FMA比較(分)

 

治療前

治療后

p值

實 驗 組

21.3±12.2

57.9±17.8

< 0.001

對 照 組

21.8±11.7

27.1±12.7

< 0.001

P

0.880

< 0.001

   

表2.兩組治療前后NIHSS比較(分)

 

治療前

治療后

p值

實 驗 組

7.9±2.2

2.6±2.0

< 0.001

對 照 組

9.5±2.3

7.5±3.8

0.032

P

0.168

0.006

 

表3.兩組治療前后BI比較(分)

 

治療前

治療后

p值

實 驗 組

39.3±13.0

60.0±15.3

< 0.037

對 照 組

28.2±17.5

38.6±15.8

0.009

P

0.170

0.012

 

討  論:
  1985年,Barker等將平面線圈置于正常人運動區的頭皮上,在小指記錄到運動誘發電位,此方法后來被稱為經顱磁刺激(TMS),它是利用一定強度的時變磁場在生物體內誘發感應電流,并以此刺激興奮組織的技術。經顱磁刺激技術歷經幾十年的發展,目前已廣泛應用于研究大腦皮質的神經分布,探索皮質興奮性和皮質內連接,并在中樞運動傳導通路的探查中發揮重要作用。近年來,已有報道將TMS技術應用于缺血性腦血管病的運動功能康復。
  磁刺激技術是利用一定強度的時變磁場在生物體內誘發感應電流,并以此刺激興奮組織的技術。目前,經顱磁刺激(TMS)技術已廣泛應用于研究大腦皮質的神經分布,探索皮質興奮性和皮質內連接,并在中樞運動傳導通路的探查中發揮重要作用。近年來,已有報道將TMS技術應用于缺血性腦血管病的運動功能康復。
  根據法拉第定律,只要磁場發生變化,就會在其周圍產生一個體感應電場阻止磁場的變化。由于磁場的快速變化,在其周圍空間和組織中誘生出感應電場,因為組織為一相對不良導體,電場在組織和體外空間的強度幾乎完全相等。由于TMS誘生出的感應電流大小于組織的傳導性能成正比,故導電性能良好的組織,如神經元、軸突、血液和腦脊液等會比皮膚、脂肪和骨骼有更多的電流通過。當感應電流的強度超過神經組織興奮的閾值時,就會引起神經細胞和(或)軸突發生去極化,產生興奮,從而達到刺激神經的目的。由于磁場激發的電場進入組織中并不衰減,因此對3-4cm深的組織進行刺激是可行的。皮膚、皮下組織和顱骨的電阻率比腦部神經大的多,所以TMS時只有及微小的電流通過頭皮和顱骨,受檢者基本上無不適感,其安全性目前已得到認可。
  TMS皮質運動區可直接興奮大腦皮質運動中樞,也可興奮皮質脊髓束以至肌肉的整個運動系統。近年來的基礎及臨床研究均顯示,中樞神經系統損傷后,大腦可以通過學習和訓練在結構與功能上進行重組,恢復已失去的功能。目前認為,腦功能重組的主要機制是突觸調整和發芽。刺激可提高神經系統的興奮性,發福的磁刺激可降低突觸傳導的閾值,使原來不活躍的突觸變為活躍的突觸,從而形成新的傳導通路。TMS對運動傳導通路有易化作用,能促進突觸生成和皮質功能重建,從而達到運動功能康復的目的。
  磁刺激還可以引起局部腦血流量增加,改善缺血半暗帶。并且這種增加是由于小阻力血管擴張而不足大血管收縮所致。腦血流量增加有利于神經細胞生長,形成新的樹突和軸突。
  磁刺激還可以影響腦神經遞質水平,使多巴胺水平降低,乙酰膽堿水平升高。而乙酰膽堿的增加可促進運動功能的恢復。
  本研究中。實驗組患者經腦病康復治療儀治療后,FMA評分有非常顯著的提高。兩組間對比,實驗組較對照組運動功能有非常明顯的提高。
結  論:    
  腦病康復治療儀利用經顱磁刺激原理對病人進行治療,操作簡單,安全性好,無明顯副作用,有助于運動功能恢復,可在急性腦梗死患者的運動功能康復中應用。
[參考文獻]
〔1〕Barker AV, Freeston IL, Jalinous R,et al.Magnetic stimulation of the human brain and peipheral nervous system: an introduction and the results of an initial clinical evaluation[J]. Neurosurgery,1987,20(1):100.
〔2〕Baker AT, Jalinous R, Freeston IL. Noninvasive magnetic stimulation of human motor cortex[J]. Lancet,1985,8437(1):1106-1107.
〔3〕孫永安,趙合慶。經顱磁刺激與腦梗死〔J〕。國外醫學腦血管疾病分冊,2002,10(6):432-434.
〔4〕朱鏞連,腦的可塑性與功能再組〔J〕中華內科雜志,2000,30:567-568.
〔5〕鈕竹,張通,方安定,等。經顱磁刺激在急性腦梗死運動功能康復中的作用〔J〕.中國康復理論與實踐,2001,7(1):16-18.
〔6〕Sander D, Meyer BU, Roricht S, et al. Effect of hemisphere-selective repetitive magnetic brain stimulation on middle cerebral arteryblood flow velocity[J].Electroencephalogr Clin Neurophysiol,1995,97(1):43-48.
〔7〕Zheng XM. Regional cerebral blood flow changes in drug-resistant     depressed patients following treatment with transcranial magnetic stimulation:a statistical parametric mapping analysis[J]Psychiatryres,2000,100(2):75-80.
〔8〕王曉明,謝建平,黃慧,等。正常人重復經顱磁刺激后腦血流速度的變化〔J〕臨床神經電生理學雜志,2003,12(4):202-203.
〔9〕Pecuch PW, Evers S, Folkerts HW, et al. The cerebral hemodynamics of repetitive transcranial magnetic stimulation[J]. Eur Arch Psychiatry Clin Neurosci,2000,250(6):320-324.
〔10〕齊力.電刺激小腦頂核改善缺血性腦損害的研究進展〔J〕國外醫學腦血管疾病分冊,1996,4(1):33-35.
〔11〕郭風勁,李新志,許濤,等。磁刺激對脊髓神經組織損傷的早期保護作用〔J〕.中國康復,2001,16:4-6.
〔12〕金鑫,吳小未,王俊芳,等。經顱磁刺激在腦梗死患者運動功能康復中的效果〔J〕。中華醫學雜志,2002,82:534-537.
〔13〕曹起龍。經顱磁刺激在腦卒中的應用前景〔J〕.實用老年醫學,2003,17(1:8-10)

所屬類別: 相關論文

該資訊的關鍵詞為:

彩票平台